6.0

2022-08-31发布:

最近手机高清中文字幕大全胁迫日记

精彩内容:

前言
由于前文被吐槽結尾過于突兀,感覺我是爲了結尾而結尾。被迫小弟立刻構思出第二部,來填補作者的不滿。當然,「虎頭蛇尾」其實也是一種贊美,至少說明小弟的文章頭是「虎」的。
此文的劇情緊接上文的結尾,但是一個新故事的開始,角色還是用回上文的角色來開篇,後面會逐漸加入新角色。
看此文前,建議先看一下前文【流浪漢的脅迫】,以了解角色的人物特徵和前面劇情的發展。不過不看也沒關係,畢竟這是新故事的開始。(其實是因爲前文乃小弟的處女作,文筆粗略,避免獻醜嘿嘿)
但是由于是匆忙構思,主線框架還不成熟,所以更新速度不可能和以前一樣叁天一更了,各位見諒。還有是因爲新構思,小弟一人想像力有限,在此集思廣益,大家有什幺想看的劇情或者調教得方法可以以留言或者短信的方式告訴作者,作者會適當加入(謝絕血和大便等重口,注重精神上的羞辱)。
上文劇情簡介:流浪漢阿堅偶然機會找到了大叁女生靜敏的把柄,並入學校當任保安,長期威脅靜敏,並把靜敏的室友依婷也搞上手,最後在同事強哥的揭發下被判死刑。
本文類型:淩辱,脅迫,暴露,強奸,有綠(但不虐心)
上文角色簡介:
蔡靜敏:大叁女生,性格感性,柔弱,宅。
趙依婷:學生會會長,靜敏的室友,性格外強內弱,自信,略微高傲,但不會看不起任何人,比較完美。
許潤東:靜敏的男友,普通青年。
潘佳:依婷的男友,腼腆害羞小吊絲強哥:將上文的女主救出火海的人物,靜敏對他非常感激。同時上文作爲威脅把柄的「裸照」在阿堅的郵箱被查封後,裸照只剩一份,存于強哥的電腦中。
新角色暫不介紹。
PS:由于考慮到有人沒看過上文,此文依然會對舊角色作出一點簡單的刻畫。
本章無肉,一萬字主線劇情慢慢看。


(1)
今天是周六,阿堅被判決的第二天。
靜敏睡到自然醒,已經是早上九點了。靜敏感到很輕松,她很久沒有睡得這幺舒服了,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都是帶著笑容的。
好像哪位專家研究過,說一個人是否真的快樂,看他清晨醒來的那一刻的表情就知道。
靜敏望著天花板,感覺就像發了一場夢,一場很長很長的夢。她非常開心,因爲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了。
「靜敏,你醒了。」宿舍內一個單馬尾的女生笑著說道。這個女生的眼神和笑容都非常真誠。
「依婷,你好。」靜敏笑道。
「你變了。」
「恩?」靜敏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變得終于會笑了。」依婷說。似乎靜敏以往的假笑都被她看穿了一樣。
「你也不是嗎?」靜敏笑著反擊道。
她們兩個都對望著笑了起來。
經過那件事情,她們也可算是共過患難了,兩人的感情上升了幾個檔次,比親姐妹還親。
「曉清和家潔呢?」靜敏問道。
「她們一早就回家啦。」
「怎幺你不回?接下來幾天都沒課呢。」由于臨近考試,大部分科目已經停課。
「我先看看你嘛,我走了你一個不是很孤單?」依婷說道。
「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靜敏笑道。
依婷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
靜敏見狀,臉上的表情也消失了,詫異地望著依婷。只見依婷望著靜敏,慢慢走了過去,雙手托住了靜敏的臉颌。
「你……你想做什幺……」靜敏睜大眼睛望著嚴肅的依婷。
依婷微微張開小嘴唇,對著靜敏的嘴唇湊了過去。
靜敏臉都紅了,把臉微微側到一邊,不敢直視依婷。
依婷把靜敏瀑布般的長髮撥到了靜敏的耳朵後面,迷人的側面露了出來。
「撲通,撲通」靜敏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我喜歡男人的,OK?」依婷突然說道。
靠!
靜敏知道依婷在耍自己,壓著眉頭鼓著嘴巴向依婷盯了過去。
「豈有此理!喜歡玩是吧!我陪你!」靜敏撒嬌般的發怒,反客爲主抓住了依婷的下颌。
托住依婷的下颌,靜敏毫不猶豫地吻了過去!
「唔……!」依婷被這突擊嚇到了,睜大了眼睛。
靜敏緊緊吻住了依婷的小嘴,4片粉嫩的小嘴唇緊緊地交合在一起。
依婷抓住靜敏的手腕,將靜敏推開。
「哈……呼……」依婷深呼吸的同時望著靜敏,右手握成小拳頭貼著自己的嘴唇。
「不玩了不玩了~ 我投降~ 」依婷說。
平時靜敏和依婷都非常斯文、矜持,言行舉止都很是優雅,就算私底下玩也就開開口頭上的玩笑,從來不會動手腳,但這次竟然玩得這幺瘋,看來她們真的非常開心,而且關係拉近了不少。
「吃早餐了嗎?」依婷問道。
「我發現你腦子真是有問題啊?趙依婷同學。我才剛起床。」
「那走吧,我也沒吃。」依婷說。
「等下,我先刷牙洗臉。」
「……對啊!你還沒刷牙!那還親我!……你別跑!」………………「餵,你去哪?飯堂在那邊呢。」靜敏說。
「出去吃啊,都九點半了,飯堂還有東西吃嗎?」
「哦。」她們往學校門口走去。
經過學校門口的時候,她們看見了正在值班的強哥。
「強哥,早。」靜敏有禮貌地笑道。
「啊,是阿敏啊,早。」強哥望著靜敏笑道。隨後又望了望隔壁的依婷。
依婷雖然不認識強哥,但也微笑地對強哥點了點頭。畢竟是他把自己和靜敏解救出來的。
強哥又看見了依婷的真人,不禁吞了一口唾液,昨晚自己還對著她的照片打飛機呢,強哥覺得真不好意思。
強哥回到了現實,隨口問:「去逛街嗎?」
「可以這幺說吧,呵呵。」靜敏笑道。
「那不阻礙你們了啊,拜拜。」強哥說。
「恩,拜拜。」……依婷和靜敏找了間小餐廳坐了下來,她們每人叫了一個粥。
「靜敏。」依婷突然說道。
「?」靜敏一臉愕然。
「你爲什幺這幺傻……」依婷知道了靜敏爲了不讓阿堅騷擾自己,主動獻身給阿堅的事情。
「過去的事不要提了……反正現在沒事了。」靜敏說道。
「謝謝你。」
「恩。」
「對了,還有幾天才考下一課目呢,你回去嗎?」依婷問。
「還是先等放假再回去吧,反正都這幺久沒回去了,也不差這十幾天了。」
「那好,我不用一個人呆在宿舍了。」
「你也不回嗎?」靜敏問道。
「你以爲我和你們叁個一樣啊……坐一兩個小時車就到家了。我家太遠了,像你說的,也不差這十幾天了。」
「那潘佳呢?」
「他也在的,他明天就考了。」
「哦。」
「那你的潤東呢?」
「他啊……一休息就溜回家啦。」靜敏說。
「額……」
「啊,對了,我吃完先走了,待會要開會。」依婷說。
……某教室。
「依婷姐怎幺還不來啊!」文亮問道。
「對啊,平時都很準時的啊!」十幾個男男女女吵鬧著。
「餵潘佳,嫂子怎幺還沒來啊?」
「啊,我……」潘佳無語,他也不清楚。
「來了來了!依婷姐來了。」又一個女生喊道。
只見一個紮著長長馬尾的女生拿著一本資料經過窗邊,從教室前門走了進來。
「不好意思,我遲到了。」依婷淡淡地說道。
要是換作別人,這群調皮的猴子,肯定要求遲到的人受罰了,但是看見趙會長的進來,吵雜聲自然地停止了,似乎有種無形的壓力驅使他們靜了下來。
「這應該是本學期大家最後的一次集會了,我們總結一下這學期的工作吧。
各部門先各自總結一下,潘佳,你先來。」依婷說道。
「哦。」潘佳站了起來。
「依婷姐,我先上個廁所。」阿祥說道。他已經沒心情再面對她們了,不過不來的話又好像很不給面子,出于良心才來的,現在借意上廁所,能逃多久逃多久。
「去吧。潘佳繼續。」依婷說。
……教務處。
「舅舅。」一個衣著潮流,面容俊朗的男生走了進來。
「怎幺了,祥仔?」坐在辦公桌上的男人望了過去。
這個男人有點發福的感覺,滿臉油光,嘴唇奇厚,還有一個大大的肚腩,極其猥瑣。胸前挂著塊身份牌,寫著「教務處主任張忠37歲」。
「我失戀了。」阿祥說。
這阿祥是學生會裏的一名幹部,一直都暗戀著會長依婷,其實也不算是暗戀了,可以說是明戀了,因爲他一向都非常積極地向依婷展開攻勢。他認爲自己長得帥又有錢,而且舅舅是教務主任,沒有他泡不到的妞。但是沒想到依婷不吃這一套,依婷對那些衣著潮流,油腔滑調的花花男生並無好感。如今阿祥看見依婷竟然選擇了那個又內向又窮的潘佳,當然傷心了。
「啊?你什幺時候戀愛了?」張忠問。
「沒戀愛……我一直追求依婷,誰知她和潘佳好上了!」阿祥說道。
「潘佳……?哦,是學生會生活部的那個嗎?」張忠想起來了。張忠是教務主任,和依婷經常接觸,但是潘佳這些小角色……還是要想想才記得。
「恩……」阿祥不高興地說道。
「我哪一點不如他啊!真想不到!他又窮又內向,和人話都沒兩句,真不知道依婷喜歡他什幺!」阿祥又激動地說道。
「祥仔,不要這樣,男女之事很難說的啊,你現在還是應該以學業爲重……」
「哎,舅舅,你又說這些了,現在哪個大學生不談戀愛的啊!」
「那你條件這幺好,爲什幺一定要依婷呢?」張忠問。其實張忠只是明知故問,從他和依婷的接觸就知道,依婷這種氣質的女孩不是說有就有的,普通的女生無論打扮得多高貴漂亮,站在她隔壁都顯得遜色。張忠自己也想上她很久了。
「你不懂,舅舅。」阿祥說。
「那她們感情很好嗎?」張忠問。
「當然了,雖然她們才剛開始,但其實之前在工作上已經有默契了,估計稍微有點火花就一拍即合了!我都看見她們接吻了,靠!」
「祥仔啊,你也別栽死在這裏了,還是把心思放到學習……」
「哎呀舅舅你又來了,我走了,哎!」說完阿祥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感情很好幺……呵呵。張忠想。
……阿祥遊蕩了一會,回到了教室。
「另外,下學期要做好迎接新生的工作,開學前一個星期回來準備一下吧!
大家暑假開心點,加油!」依婷說完做了個握拳向上的加油動作。
「恩!加油依婷姐!」
「恩!趙會長!」台下歡聲一片。隨後衆人開始散去,阿祥更是走得最快那個。
「依婷,去吃飯吧。」潘佳說。
「恩,我叫上靜敏。」依婷拿出手機。
手機剛剛拿出,就響了起來。
「張主任」手機螢幕顯示。
「餵?張主任?」依婷接聽了電話。
「趙依婷啊,等下開完會來一下我辦公室吧。」
「恩,剛剛開完了,我現在過來吧。」
「怎幺了?」潘佳問。
「張主任讓我去一趟辦公室。」
「哦,我陪你。」
「恩。」……到了辦公室。
「我在外面等你。」潘佳說。
「恩。」隨後依婷敲了敲門。
「進來。」張主任說道。
依婷推開了辦公室的門,一陣冷氣吹了出來,依婷進去後,因爲辦公室開著空調,所以她把門給關上了。潘佳在外面什幺也看不到,只好在走廊上默默等待。
張忠看見依婷進來,心不禁抖動了一下,鷄巴都硬了起來,但是久經人事的他臉上沒有表露出任何表情。
依婷紮著一條長到差不多腰部的單馬尾,穿著一件藍白相間的格子襯衫,一條深藍色的長牛仔褲,手上還捧著一本藍色文件夾。有點中性的著裝一點也掩蓋不住依婷的女性氣質,看上去就是一個酷酷的自信女生。依婷穿得一點也不暴露,但張忠的鷄巴卻把西褲頂了個小帳篷,他立馬把身子向前壓,怕被依婷發現。
由于今天是周末,辦公室另外那個老師休息了,只有張忠一個在這裏。
「坐。」坐在辦公桌後的張忠把一張凳子拉到了自己隔壁,示意依婷坐下。
「謝謝張主任。」依婷坐了下來。
「怎幺樣,開會開得怎幺樣了?」張忠問。
「唔……挺好的,總結了一下這個學期的工作,還準備籌畫一下下學期迎接新生的工作。」依婷說。
「哦……那就好。」張忠端起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張主任叫我來就是問這個嗎?」
「額……是這樣的,我聽說你和那個潘佳開始談戀愛了,是嗎?」
「……恩。」依婷低聲地說道。
「大學生嘛,談戀愛很正常,但是希望不要影響到學業和工作啊。」
「恩,我知道的,張主任。」
「哎呀!」
「啊!」突然,張忠「一個不小心」,把手中的茶倒濕了依婷的大腿!
「對不起對不起!我幫你擦。」張忠立刻抽出一張紙巾,往依婷的大腿擦了過去!
但是一接觸到依婷的牛仔褲,他就失望了。嗎的!那幺厚的褲子,摸起來都沒感覺,早知道倒在她的胸上!
「沒事,我自己來。」依婷發覺張主任貌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馬上把腿縮了一下,自己用紙巾擦。
「啊,真的對不起了。」
「沒關係。如果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依婷站了起來。
「恩,你回去吧。」張忠說。
嗎的!警覺性那幺高!他想。
張主任怎幺會這樣?平時都很斯文呢,是我多心了嗎?依婷想。
「先陪我回宿舍我換條褲子吧,被茶倒濕了。」依婷對潘佳說。
「恩。」……晚上。
曉清和家潔都不在,宿舍裏只有靜敏和依婷兩人。
「我先去洗澡……怎幺這樣望著我?」依婷發現靜敏目不轉睛地望著自己。
「一起洗。」靜敏說。
「你在開玩笑嗎?」依婷說道。
靜敏拿起了自己的毛巾和替換的內衣站了起來。
「誰跟你開玩笑?」靜敏嚴肅地說道。
「這……你是想先洗吧?沒事,你先去。」依婷放下了自己的毛巾。
「一起。」靜敏走過去抓住了依婷的手腕。
「餵餵餵……幹嘛」依婷被強行拉了進浴室。
「呯。」地一聲,浴室的門被關上了,不到5平方米的浴室站著靜敏和依婷兩個人。
「你……你想做什幺。」依婷說。
「我想看看你的身體。」靜敏把依婷的毛巾都奪過,挂在牆上。然後把身體往依婷湊了過去。
依婷見靜敏越湊越近,不禁向後退了兩步,但無奈浴室太小,依婷很快靠到了後面的牆上。
靜敏見依婷無路可退,順勢將她按在了牆上。
「你……想幹嘛……」依婷的臉稍微有點紅。
靜敏伸手到依婷的腦後,解開了那根紮著馬尾的橡皮筋。依婷的秀發散落了下來。
依婷的臉更紅了,呼吸的加快使胸部不斷起伏。
靜敏望了望依婷起伏的胸部,又望向依婷,嘴巴湊了過去。
「不要……」依婷低吟道。然後將頭轉到了一側。
靜敏將嘴唇湊到了依婷的嘴角,吻了下去。
「嗯……」依婷整個身子都緊張了起來。
靜敏也把頭轉了個角度,微微張開口包住了依婷的小嘴唇。
依婷害羞地閉上了眼睛,胸口緊張地起伏著。靜敏的嘴唇和面龐都很乾淨,並沒有讓她感到惡心,因此她沒有抗拒。
靜敏把依婷的小嘴輕輕吸住,將她的頭慢慢拉了回來。
靜敏的心也撲通撲通地跳著,她不知道自己爲什幺會突然作出這個舉動。自己變成同性戀了嗎……?還是對姐妹的一種情感發泄……?她問自己。
但是興奮感使她沒有時間想這些問題了,她伸出了舌頭,試圖要撥開依婷緊閉的兩片嘴唇。
依婷感受到了靜敏的這個動作,微微將眼睛睜開了一絲。朦胧中看見靜敏正閉著雙眼吻著自己,她有點抗拒靜敏的攻勢,但是不知道爲什幺,每次被控制就變得軟弱無力,加上這次是好朋友,也沒拒絕。
依婷的下巴微微打開了一點,靜敏的香舌已經伸進了她的口中。
依婷也感到莫名的興奮,伸出舌頭和靜敏的交纏在一起。
「唔……」兩條香舌疊在一起,互相打圈,分泌的唾液偷偷地從依婷嘴角溢了出來。
濕吻持續了半分鍾,靜敏放開了依婷的小嘴唇。
「哈呼……哈…呼……」依婷得到了放鬆,深呼吸了起來,眼睛悄悄地用余光瞄了瞄靜敏。
緊張感還沒退去,靜敏又雙手捏住了自己的衣領,解開了最上面的紐扣。一個誘人的缺口從衣領開出,引到那個令人向往的山腳。
「啊……」依婷不自覺地把手抓住了自己的衣領,頂開了靜敏的玉手。
「你先脫!」依婷說道。
靜敏掀起了自己的t恤,一下脫了下來,露出白色的乳罩。長到腰部的黑發亂散在胸前、肩膀和背後。
「輪到你了。」靜敏說。
好大……依婷望著靜敏將近D杯的胸部,不禁在心裏感歎。而自己比她小了一個cup,有點不好意思。
靜敏見依婷害羞不動,再次伸手到她的格子襯衫上,解開第二顆紐扣。依婷這次沒有抗拒,只是像一只害羞的小鳥,臉紅地低著頭。第二顆紐扣的解開,淺藍色的胸罩隱約地露出了一小塊。
第叁顆、第四顆……直到全部紐扣被解開,一條彎曲的裂縫顯露在依婷衣服中間,可以看見裏面白皙的皮肉。
靜敏把依婷格子襯衫的尾端從牛仔褲裏拉出來,整件襯衫就失去了約束。靜敏慢慢從衣領向兩邊拉開,由肩膀剝開,把整件襯衫都拉了下來!依婷雪白的上半身肌膚都露了出來!只剩一個淺藍色的胸罩遮擋著胸部,和兩條性感的肩帶。
盡管有胸罩的遮掩,雪白的乳房還是露出了1/ 3的乳肉,目測上去,大小應該比B大一點,差不多到C的罩杯。
依婷沒有發出聲音,但臉已經紅得像個番茄似的,雙手交叉搭在了胸前。
靜敏把襯衫扔到桶子裏,又用雙手湊到依婷褲頭解著上面的皮帶扣。
依婷這次沒有推托,任由靜敏將自己的皮帶解開。靜敏解開皮帶和紐扣,拉開了拉鏈。從開口的褲頭可以看到裏面淺藍色的內褲,看來是和胸罩配套的。
靜敏將牛仔褲一拉到底,雪白修長的雙腿並在一起,光滑得沒有一點瑕疵,肌膚就像剝殼鷄蛋一般。靜敏將依婷雙腳分別擡起,把牛仔褲也丟在了桶裏。
靜敏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下來,兩個只穿著內衣的大美女面對面地站在了浴室中。依婷雙手抱在腰前,害羞地低著頭。
靜敏扶著依婷的肩膀,把她拉到了自己懷裏,兩人的乳房隔著胸罩緊緊地擠扁在一起。靜敏雙手伸到依婷背後,「啪」地一聲解開了淺藍色的胸罩。
沒有約束的胸罩一下松了開來,靜敏挽著雙肩的吊帶,輕而易舉地拉了下來,靜敏推開依婷,沒有乳房的擠力,胸罩一下脫了下來。
「啊……」依婷一驚,雙手抱在胸前,遮住了兩顆神秘的豆豆。胸罩還挂在了依婷的手腕上。
靜敏開起花灑,對著依婷的胸部灑了上去,清水淋濕了依婷的胸部與手腕,還有那個淺藍色的胸罩。水珠一滴滴地鋪滿了依婷的乳房,有幾滴還順著乳溝流了下去。
「好美……不要擋。」靜敏抓住依婷的手腕,慢慢拉開帷幕…………另一個宿舍裏。
「來啊,複毛習啊!」
「就是啊,開黑要緊啊!」
「複不複習都那樣的啦!」叁個室友慫恿著潘佳。
「但是明天就考試了啊……」潘佳猶豫道。
「考試怕毛啊,隨便作作弊就合格啦。」
「對啊,你又不是什幺申請奬學金,合格就行啊,怕毛啊。」
「額……那好吧。」潘佳只好陪他們玩。
潘佳並不會作弊,因爲他平時比較認真,書本的知識還是基本了解,不作弊也能達到合格的分數。
他們熱情這幺洋溢,就陪他們一下吧……大不了不及格就補考好了……潘佳心想。
……強哥正在輾轉反側。
他剛剛又偷看完靜敏和依婷的裸照。自從阿堅的郵箱被查封,這組圖片可以說是絕版了,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擁有。他原本想看一次就下定決心將它們刪除,但是良心始終打不贏慾望,使它們一直留到現在。就像想要戒撸的吊絲一樣,想把硬碟裏的珍藏全部刪除掉,卻遲遲不舍得。
他每次看完靜敏的圖片,就非常難受,想起那天晚上靜敏雪白柔軟的巨乳,就想真槍實彈地和她幹一場。
但是他是個正直的人,非常正直。他控制得住自己,懂得將這種慾望轉移。
「怎幺了阿強,動來動去的。」強哥老婆躺在隔壁問道。
「老婆,我要……」強哥抱住了老婆的腰部。
「妖……前天才來過,那幺快又要…你以爲我們還是十八廿二的年輕人啊。」強哥老婆說。
的確,老婆這副對了二十多年的身軀,根本沒辦法作爲視線轉移的物件,想起靜敏那副嬌嫩欲滴的身體,強哥對老婆又沒了性趣,只好帶著欲火進入了夢鄉…………次日。
「嗎的!什幺鳥考試,非要定在早上一二節課,還讓不讓人睡了!」潘佳的室友小福喊道。
潘佳被小福的吵鬧聲吵醒,微微睜開了眼睛。潘佳打開床頭的手機,看了看時間。
「叮咚」手機傳來一條微信。
「依婷:考試加油!」潘佳甜蜜的笑了起來,依婷這幺早就起來爲自己加油了。
「餵!起床考試了!餵餵!」小福大喊。
潘佳和另外兩個室友才懶洋洋地爬了起來。
……考試教室內。
衆考生都在認真的做題。潘佳也不例外。他坐在近走廊的窗邊。走廊外會不時有老師走過,但是潘佳毫無怯場,因爲他對試捲的題目並不陌生,相信很快就能順利做完。
考試過了十來分鍾,監考老師開始松懈了,台下的學生也蠢蠢欲動了起來。
這是他們一向的作風,他們認爲,沒作過弊都不好意思說自己讀過大學。
突然,教務主任張主任從走廊走過!
衆學生連忙停下小動作,假裝繼續做題。
「奇怪,怎幺張主任也來巡考?」一學生小聲地感歎到。這是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
張主任就這樣不動聲色地從走廊走了過去。但是,沒有人發現,他經過潘佳窗邊的時候,偷偷的將一個小紙條扔到了潘佳隔壁的窗簾後。
看見張主任走了,學生們都松了一口氣。
「不要作弊,自己做自己的。」監考老師提醒道。
雖說如此,學生們根本不會理會他的,繼續搞著小動作。
過了十幾分鍾,又一個巡考老師在窗外經過。學生們又靜了起來。但是,巡考老師卻在潘佳窗外停了下來。
「這是什幺?」老師從窗簾中拿出了一張紙條,問潘佳。
「我……我不知道。」
「紙條上都是本次考試的內容,明顯是小抄,你說你不知道?」
「我沒有……!」潘佳說。
「怎幺了?」教室裏的監考老師也走了下來。
「我在他的座位隔壁發現了小抄,裏面全部是本次考試的內容,不可能是上次考試留下的。」窗外老師說。
「潘佳,你作弊?」
「我沒有!」
「根據規定,無論你有沒有抄,只要發現有相關資料,都算作弊。」
「潘佳,本科目你直接重修了,補考資格也沒了。跟我去教務處。」窗外老師說。
「我……」潘佳無言以對,不知道誰陷害的自己。
……「怎幺了?」張主任問道。
「這學生作弊,帶小抄。」剛剛的窗外老師說道。
「我沒有……!有人陷害我。」潘佳委屈地說。
「證據確鑿,張主任,你看怎幺處理吧。」老師把小抄遞給了張主任。
「哎呀……小潘啊,我們學校在學風這方面比其他學校抓的嚴好幾倍,你是知道的啊。別的學校可能作弊就警告,我們可是要記大過,而且不能取消的。之前就一直在強調……」
「我沒有作弊!」潘佳打斷了張主任的話。
「哎,這樣吧,我知道你的心情,你先冷靜一下吧,我和你的課任老師還有輔導員先商量一下怎幺處分吧,反正重修是肯定的了。」張主任說道。
潘佳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哎,這孩子。」窗外老師說道。
呵呵……張忠心想。
……潘佳拿出了手機,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依婷。
「依婷。」
「恩?潘佳?這幺快就考完啦?」依婷歡快地說道。
「我被陷害了,被抓作弊,取消考試資格了。」
「什……什幺?!你開玩笑吧?」
「是真的,你在哪裏?」
「你在教學樓下等我,我馬上來!」依婷說。
「怎幺了?」靜敏問。
「潘佳作弊被抓了。」
「啊?那幺嚴重。」
「恩,我現在馬上去。」……看見依婷,潘佳立刻抱了過去。雖然沒有說話,但依婷明顯感受到潘佳那份沉重,畢竟對于校風學校一直是嚴打的。
「潘佳,怎幺了?」潘佳沒有說話,只是緊緊的抱著依婷。他閉著眼睛深呼吸,想讓自己平息下來。
依婷感受到他起伏的胸膛,只好也抱著他讓他冷靜一下。
「不知道誰在我座位旁放了一張小抄,被老師發現了,把我拉到教務處,張主任也不相信我。」潘佳緩緩說道。
「我相信你。我和你去找張主任!」依婷拉著潘佳的手就走。
「你要去你去吧,我不想見他了,我靜一下。」
「等我。」依婷轉身往教學樓樓梯走去。
……咯咯。
「進來。」張忠說。
依婷推開了辦公室的門,隨後又關上了。
「張主任。」依婷喊道。
張忠看見依婷,鷄巴又硬了起來。依婷穿著一件t恤,和一條牛仔褲,普普通通,但看上去卻清麗脫俗。
「是爲了潘佳的事來的嗎?」
「張主任,潘佳不可能作弊的,一定有人動了手腳。」依婷雙手按到了辦公桌上。
「我也想相信他沒作弊,但證據擺在面前啊!」
「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的。」
「趙依婷同學啊……兩個監考老師和幾十個學生都看著的呢,我是相信他們還是你的口頭之言呢。」張忠說。
依婷聽到張主任這幺說,也想不到怎幺反駁了。
「那會怎幺處罰……?」依婷問。
「按照學校規定,重修是肯定的,然後就是記大過……」
「不行!記大過會對畢業有影響的!」依婷說。
「這是學校的規定,我們也不能有例外處理的,不然對其他學生不公平。除非……」張忠說。
「除非什幺!?」依婷仿佛看到曙光。
張忠沒有說話,只是把手搭在了依婷的手背上,輕輕地撫摸了一下。
依婷馬上把手縮了回去。
「張主任!請你莊重!」依婷喊道。
張忠發現依婷的眼神立刻犀利了起來,自己被她一瞪,心裏也不禁顫抖了一下。但是張忠畢竟老練,並沒有在表情上表露出來。
「那我也幫不了他了,等著記大過吧。」
「你……!」依婷憤怒轉身就走。
「好好考慮下吧趙依婷同學!不然恐怕潘佳下次又會作弊了哦!」依婷聽到這句話,停下了腳步。
「你這是什幺意思?」依婷轉頭問道。
「大家都是聰明人,你明白我的意思的。」張忠淫笑了起來。
「卑鄙小人!」依婷轉頭走了出去。
門砰!一聲地關上了。
……「怎幺了?」潘佳問下來的依婷。
「他不相信我們。」依婷說。她在樓梯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不讓潘佳知道是張主任陷害他的。
「預料之中了。」潘佳說。
……保安亭。
強哥又打開了手機,看著上面的相片。他一直按奈著自己不去想靜敏,但是卻不受控制的越發瘋狂,甚至還把相片拉到手機上,上班的時候也要看。
他開始有點抱怨,抱怨爲什幺上天要把自己捲到那件事情去。如果不認識靜敏,現在就不用天天那幺難受了。


(2)
「張主任,你找我嗎?」一個打扮時尚的女子走了進來。
「是啊,陳老師。」張忠說道。
這個女子叫陳詩涵,28歲,是潘佳專業的輔導員(班主任),負責平面設計專業叁個班的事務管理。
陳詩涵穿著一件黃色圓領的雪紡連衣裙,腰上系著一條黑色的皮腰帶。耀眼的黃色象徵高貴、整潔,但霸道的衣服顔色並沒有將陳詩涵的氣質所掩蓋,反而爲她增添了幾分高貴的氣息。
張忠看見陳詩涵,鷄巴又硬了起來,同時腦海中又浮現出無數淩辱她的畫面。
但是張忠的外表依然沒有發生任何變化,眼睛亮都沒亮一下。
「什幺事情?」陳詩涵問。
「平面設計1班的潘佳啊……剛才考試作弊了。」
「不可能!」陳詩涵驚訝道。
在她印象中,潘佳一直都是一個溫順的學生,做事循規蹈矩又認真負責,根本不可能作弊。
「但是證據擺在眼前了啊,這是霍老師在他座位找到的小抄。」張忠遞給了陳詩涵一張紙條。
「這張小抄是電腦列印的,並不是潘佳的筆迹,不能證明是他的。」陳詩涵說。
「潘佳的座位剛好在柱子前面,後面的學生和他隔很遠呢,不可能是後面的。
前面的話,如果是他前面放的,他會不知道嗎?」張忠說。
「那會不會是窗外放進去陷害他的?」
「考試期間,只有老師們在窗外經過,那你的意思就是老師陷害他咯?」
「……」陳詩涵無言而對。
「陳老師,我知道你很疼這個學生,我也知道他很乖,但正是這樣一個人畜無害的學生,怎幺會有人陷害他呢?」張忠繼續說道。
陳詩涵雖然不相信潘佳會做出這些事,但是聽到張主任這幺說,又好像有點道理。因爲平時張主任都是比較公平、公正的一個人,不會不調查清楚就汙衊學生的。
「那準備怎幺處理?」陳詩涵問。
「沒什幺意外都是按校規處分的了。」張忠說。
「真的要記大過嗎?能念在初犯從輕處理嗎?比如警告一下……」
「這個我得和系主任還有其他老師商量一下了。」
「恩……張主任,一定要幫幫他啊。」
「盡量吧。」
「恩,我先去找他聊一下。」
「恩,拜拜。」
「拜拜。」陳詩涵離開了辦公室。
幫他?哼,你給我操我就幫他了,呵呵。張忠心想。
……張忠已經37歲,但現在卻是單身。不是沒有找對象,而是已經離過3次婚了。雖然他在學校算個高層人物,也算是富有,但是女人們知道他離婚3次,就覺得這個男人肯定有點問題。而導致這個表面斯文的男人婚姻不和的原因,全因爲他的一個不爲人知的怪癖…………此時潘佳和依婷還在教學樓一樓大堂。潘佳坐在地上,趴在膝蓋上一言不發。
依婷也坐在他隔壁默默地陪著他。他們從剛才開始就沒有說話,而事實上也不知道說什幺。
突然從樓梯處走下來3個男生,是潘佳的室友們。他們看見潘佳被抓,就馬上把試捲迅速做完,一起出來找他。
「餵餵,不用打了,他在那裏!」小福看見潘佳,示意他們不用打電話了。
依婷聽見聲音,望了過去,她認得說話的這個好像是和潘佳比較要好的一個朋友。她拍了拍潘佳的肩膀。
潘佳把頭擡了起來,他聽聲音已經知道小福他們來了。
「是我室友們。」潘佳告訴依婷。
「餵啊!你怎幺這幺不小心啊!」小福說道。
「是啊,你用小抄幹嘛啊,等我抄完他們的發到你手機上啊!」
「我沒有!」潘佳大聲說道。
「哎!那現在老師們怎幺說?」小福問。
「應該要記過了。」潘佳說。
「我靠!這怎幺搞。對了,嫂子不是跟張主任很熟幺,求求情呗!」小福的目光轉到了依婷。
「我……我剛去過了,他說還要和老師們討論下……」依婷說。被小福這樣一提,她的心又痛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爲自己,張主任就不會陷害潘佳了……「那肯定沒戲了,那個系主任比張主任還惡毒的!沒戲了沒戲了……」小福說道。
「啊……」依婷聽到他們這幺說,更是感到無望了。
「哎,既然有嫂子你陪他,我們也不阻礙你們了,我們回去了。」依婷禮貌地點了點頭。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依婷覺得真是無望了,決定權全在張主任手上,但是如果要揭發他的話,肯定沒人信的。爲什幺……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爲什幺偏偏要看中自己……?依婷心想。
這時潘佳的電話響起了。
「陳老師」螢幕顯示。
「我們的輔導員。」潘佳告訴依婷。
依婷點了點頭。
「餵……」
「餵,潘佳嗎?」
「恩。」
「我從張主任那裏了解情況了……」
「陳老師,我沒有作弊,那紙條不是我的。」潘佳打斷了陳老師的話。
「恩…我相信你,我會和張主任他們商量,爲你調查清楚,希望你放鬆心情,專心考好下一科,好嗎?」
「恩,謝謝你,陳老師。」潘佳挂掉了電話後,依婷雙手握住了他的手掌。
「安心點,沒事的。」依婷安慰道。
「恩。」潘佳感到溫暖了一點。
……「靜敏,不用等我吃飯了,我陪潘佳~ 」依婷發了條微信。
「恩,我自己去。」靜敏回道。
……強哥又在保安亭發呆。
那一百多張照片,他已經看膩了,每一張的動作和場景,他都能夠背出來了。
想著那天晚上阿敏的無奈,還有阿堅的瘋狂,他不禁爲靜敏有點惋惜。多幺善良堅強的女生……但是想著想著,又想到靜敏的肉體那裏去了。
呸呸呸!怎幺又想那裏了。強哥打了自己兩下臉龐。
「強哥,我吃完了,你去吃吧。」新來的保安小夥吃完飯回來了。
「恩,我去吃,你看好。」……強哥來到了食堂門口,他在洗手池洗了把臉,清醒了一下自我。
強哥打了個飯,隨便找個位置坐下了。
「強哥。」一把女聲從後面傳來。
強哥轉頭一看,是阿敏!
「啊……阿敏。」
「恩。」靜敏在強哥對面坐下了。
強哥看見靜敏,心又亂了起來,不知道說什幺好。
「今……今天天氣不錯啊。」強哥說。
「恩。」強哥這幺老土的開場白讓靜敏笑了起來。
靜敏的笑容很真誠,很迷人,強哥看得心亂如麻。
「強哥,等我一下。」靜敏說完站了起來。
「哦。」片刻,只見靜敏拿著兩罐紅罐涼茶回來了。
「強哥,請你喝。」靜敏笑著遞給強哥一罐。
「哎呀,怎幺這幺客氣。」強哥滿臉不好意思。
「不是啦,上次我還沒正式謝謝你呢,雖然不是貴東西,但也代表我的小小謝意吧~ 」
「啊,太客氣了,謝謝。」強哥根本沒有關注這份禮的大小,他從來做好事都沒想過要回報,阿敏能有這份心,已經令他很欣慰了。再加上現在天氣炎熱,容易上火,自己做保安長期在門口,涼茶真是最適合不過的飲料。平時的學生都是買什幺可樂雪碧那些無益的汽水,靜敏會選擇到涼茶,強哥真是覺得阿敏這女孩真是細心。
強哥打開飲料,喝了一口。涼茶是甜的,喝進強哥口裏更甜了。
「額……阿敏,你是讀什幺專業的?」
「商務英語,恩。」
「英語啊,厲害啊!能不能和外國人對話?」
「勉勉強強……讓他說慢點還可以。」
「厲害啊!哎,說起英語,我女兒英語就沒及格過!」
「強哥你女兒多大了?」
「我女兒才初中呢,我還有個兒子,和你們一樣大了,都是大叁,不過他太差勁了,考不到本科,就讀個叁年專科,準備畢業了。」
「一男一女啊,強哥真幸福呢。」靜敏爲強哥高興道。
「對了,不如介紹我兒子給你認識吧……」
「哦呵呵強哥,我有男朋友了。」靜敏笑道。她看穿了強哥的意思。
「哦……不好意思,我太著急那孩子了呵呵,如果他像你這幺懂事就好了。」
「沒事。」靜敏又用筷子夾了一條青菜,放進口中輕嚼。
強哥看著靜敏斯文的樣子,心都飄出去了。雖然之前和她之間只有幾句問候,但從她真誠的笑容和目光,強哥就認定了這是一個善良的女生,又經過今天的談話,強哥覺得自己好像對她産生了一種另類的情感。
「唔……你女兒如果有學習上的問題,我可以幫幫她的~ 」靜敏說,「發qq或者有時間的話我上門輔導都可以。」
「啊……那真是謝謝你了,阿敏。」……他們一直聊到吃完飯,才各自散去,都是聊生活中的話題。
靜敏本來就覺得強哥是一個非常踏實正直的人,今天和他吃飯上的交流更加肯定了這個看法。從強哥對兒女的愛意,和對人的友善和客氣,可以感受到強哥爲人踏實的一種安全感,這是貪玩的潤東給不了自己的。
不知道潤東什幺時候才成爲一個成熟的男人呢……靜敏心想。
……「依婷,你做自己事吧,不用陪我了,我沒事的。」潘佳說。
「真的可以嗎?」
「恩,我回去跟他們打打遊戲舒緩下,不然你整天陪我也不是辦法。」潘佳露出一個勉強的微笑。
「那好吧。有事給我電話。」
「恩。」……咯咯。教務處的辦公室門響起。
「進來。」張忠說。
「哦?趙依婷同學嗎,什幺事情?」張忠看到了進門的依婷,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門。
「你要怎幺樣才放過潘佳!」依婷盯著張忠說道。
「哦?你在說什幺哦?趙依婷。」張忠說。
依婷死死地盯著張忠,不禁眉頭皺了一下,怎幺他裝起B來了?
哦,原來是門沒關,這卑鄙小人警覺性太高了。依婷把門關上。
「現在辦公室只有我們兩人!不用裝了!」依婷憤怒地說。
「趙依婷同學,你在說什幺?我還是不明白。」
「你……!潘佳是你陷害的!你今天早上親口說的!」
「潘佳作弊,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怎幺能無端端過來汙衊老師呢?」依婷看著說謊不眨眼的張主任,感到非常氣憤,雙手都握起了拳頭。
「餵餵餵,不是想打老師吧!」張忠放高了音調。
依婷第一次看見這幺好演技的人,明明上午才顯露了本性,下午就裝得什幺事都沒有,而且只有兩個人,依婷也不知道他爲什幺要裝。
正當依婷無語之際,她看見張主任又淫笑了起來。
依婷又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這人究竟是什幺人。
張主任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隨即依婷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依婷從口袋裏拿出手機,「張主任」上面顯示。依婷一看,心中産生無數疑惑,就在眼前爲什幺還要打電話?
正在依婷疑惑瞬間,張忠伸手一下奪過了依婷的手機!
「啊!」依婷本能驚訝了一下。
「你幹什幺!」依婷說。
張忠看了看依婷的手機,說:「哼,我真高估你了,還以爲你在錄音呢,想不到也是魯莽的貨色。」說完把手機遞給回依婷。
依婷驚呆了,這人和以前的堅叔並不是一個級別的,第二次來找他理論,就被他當成是錄音收集證據,看來他還想到了很多自己想不到的東西。如此的警覺性,看來要揭發他真是比登天還難。
「哼,我就喜歡你凶狠的樣子。」張忠背著雙手緩慢地走到了依婷面前。他淫穢地打量著依婷,就像一只餓狼面對著一只小兔子。
「你想怎樣?」依婷平視著張主任,憤怒地說道。
依婷166的身高,和165的張主任差不多。
「我不是說過了嗎,呵呵。」說完,張忠用右手食指輕輕托了依婷的下巴一下。
依婷馬上把頭側了一下,退後了一步!
「賤人!」依婷怒吼。
「隨便你怎幺說,呵呵。」張忠說,「對了喔,你們班過幾天也要考試呢,你的室友好像也很努力讀書的呢,呵呵。」
「你真是枉爲人師!」依婷大聲說。
「呵呵,繼續,我就喜歡你罵人,看你發怒我就想操你了。好好想想吧,潘佳能不能畢業掌握在你手中了!不然你的室友也別想順利度過最後一年!」
「你……!」依婷啞口無言。
「順從我的話,保證你們順利畢業,還有好的實習單位,不然……哼!也別說張主任沒人情味了,給你一晚上的考慮時間!明天自動自覺答複我!」依婷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強哥整個下午心都是癢癢的,自從和阿敏吃完中午飯,注意力就集中不了。
保安室也太無聊了,找不到可以寄托精神的事情去幹,搞得自己老是想起她來。
阿敏就像自己女兒一樣呢。強哥心想。
可是,強哥對靜敏的情感,確實是對晚輩的關懷之情嗎?


(3)
依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她覺得正如張主任所說,自己真的有點魯莽了,毫無計劃的情況下就沖進辦公室和他理論,根本是沒有作用的。
也許是自己太急躁了嗎……?或者說,是自己低估了張主任?依婷心想。
她根本沒料到,平時爲人師表的張主任,內心竟然如此變態,演技如此的好。
要說堅叔是真小人,那幺張主任就是僞君子。而僞君子遠遠要比真小人可怕得多。
但是張主任爲什幺偏偏看中自己……?自己也不是校園裏最漂亮那個……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回到了宿舍。
「回來了嗎?」靜敏說。
「恩。」
「怎幺無精打采那樣?爲了潘佳的事情嗎?」
「恩……」
「他怎幺了?學校要怎幺處理?」
「還沒決定,不過估計難了。」
「別擔心啦,擔心不擔心結果都不是你決定的。」靜敏說。她不知道,依婷就是決定結果的關鍵。
「恩……你在看什幺書?」依婷問。
「複習啊……大後天就考試了。」
「額……」看見靜敏那幺認真地複習,依婷不禁感到有點痛心,如果自己不答應,那幺靜敏也會受到影響,他不知道張主任會做出什幺樣的事情來。張主任說下個學期也不好過……那幺就算考試通過了,往後還有一年……依婷不敢再想下去了。
依婷也拿起了書,假裝複習一下。但是她的心思卻在外面。
回想起那天偷到堅叔的手機差點得手,面對堅叔這幺一個頭腦簡單的人也始終無法脫身,而堅叔比起這個張主任簡直小巫見大巫,更別說從張主任手上逃脫了。而兩件事情比起來有點不同的是,堅叔只是抓住了實體的把柄(裸照),而張主任的把柄卻是無形的,難度更大了。依婷很努力地分析著事情,想發掘一些突破口,但她發現自己在張主任面前只不過是一只蝼蟻一樣,說句不好聽的,學生會會長也只不過是老師手下的一只棋子。
「依婷!」
「啊?」
「想什幺了,叫了你叁次了。」靜敏說。
「啊,沒什幺,怎幺了?」
「家潔說晚上回來了。」
「哦。」
「想什幺那幺入神,還在擔心潘佳?」
「恩……」
「……」……晚上。
「hi,兩位美女!」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女生走了進來。
「咦……?你怎幺不是直接去圖書館?」靜敏嘲諷到。
這個女生叫家潔,她們的室友,愛好看書,經常泡在圖書館不回宿舍。(爲未看過上部的兄弟介紹一下)
「圖書館親不如宿舍親。」家潔說道。
「怎幺這幺早回來了?還有兩天才考試。」
「老師發了複習資料了啊,早點回來複習,家裏太吵了。」家潔回答道。
聽到這裏,依婷的心更痛了。她們都爲了學業而這幺認真地讀書,而自己卻爲她們惹來了麻煩。家潔還是申請奬學金的,每科都要求90分以上才能通過,她是班上的學習委員,以她的水平來說一直都沒問題的,但是這次如果張主任稍微做點手腳的話……想著這裏,突然收到了一條短信。是張主任。
依婷忐忑地打開了短信。
「趙依婷同學,調查一下,你的叁個室友分別是蔡靜敏,蘇曉清和李家潔嗎?
其中李家潔是申請奬學金的。是這樣嗎?麻煩記得明天前答複我哦!」依婷看到這信息,大腦都空了,她知道,張主任那句「明天前答複我哦」另有含義,要自己回複的,並不是這條信息。而她也知道,張主任的意思是告訴自己,他已經查出自己的室友了,以此來進一步地威脅。
這條信息的內容普通,也當作不了威脅的證據,張主任實在太謹慎了,根本毫無突破口。
「怎幺好像很緊張似的?依婷。」靜敏看到滿頭大汗的依婷。
「額……太熱了,我先去洗澡。」依婷擦了擦額頭的汗珠。
……第二天。
「敏敏~ 我回來啦。」潤東發來一條微信。
「恩。」
「出來門口等我啦,我快到了,一起去吃飯。」
「哪有男孩子讓女孩子等他的!」靜敏回道。
「快來啦~ 」靜敏笑了笑,隨便打扮了一下就走了出去。靜敏沒以前那幺保守了,穿了一條牛仔短褲,露出雪白修長的雙腿。上身穿了一件圓領的休閑衣。
……強哥照舊還是在門口值班。又是懶洋洋的一天,強哥倍感無聊,差點要睡著了。
「強哥。」一把熟悉的女聲從窗外傳來。
是阿敏!強哥馬上精神了起來。
強哥往外面一望,看見阿敏的美腿,鼻血都差點噴了出來!
「啊……阿敏。」
「我可以進來坐一下嗎?」靜敏問道。
「額,沒問題。」強哥當然是樂意了。
靜敏優雅地走了進去,坐在保安室裏面的長椅子上。
「啊……怎幺突然過來了?」強哥問道。
「我男朋友回來了,讓我在門口等他呢,順便進來坐一下吧,他吊兒郎當的,都不知道多久才到呢。」
「哦……」強哥聽到,不禁有點失落。
靜敏的坐姿很斯文,雙腿大腿緊合,小腿自然向兩邊分開,雙手搭在了膝蓋上。看得強哥鷄巴都硬了起來。
「對了阿敏,我同事幫我安裝了一個微信,我不會用啊,你教我一下吧。」
「恩。」靜敏站起來走到了強哥旁邊。
強哥坐在窗邊的椅子上,靜敏彎下身子看著強哥手上的手機屏幕。
「強哥給我看看。」說完靜敏伸出玉手示意強哥把手機遞給她。還用右手撥了撥披在右臉上的秀發,撥到耳背後面,露出美麗迷人的側面。
秀發飄動散發出的香味飄到強哥的鼻子裏,漂亮的臉龐給強哥看在眼裏,強哥的鷄巴硬到了極點。
強哥把手機遞給了靜敏,靜敏在手中劃弄著屏幕。
由于靜敏彎著身子,寬松的衣服收到地心吸力的影響,衣領和靜敏鎖骨附近的皮膚完全分開,開出一個大口。強哥透過衣服的圓領,望到了裏面白色的乳罩!
還有靜敏兩個乳房露出的半只奶子!強哥差點直接射了出來!
靜敏細心地教著強哥使用微信,強哥有意無意地聽著。強哥更多的注意力,還是放在靜敏誘人的體香,和那條深不見底的乳溝上。
「恩,就是這樣。你現在只有一個好友啊,先加我吧。」靜敏說。
「哦。」強哥似懂非懂地點頭。
「恩,以後有事情都可以聯系。」靜敏笑道。
強哥看著靜敏美麗的笑容、迷人的眼睛,心都醉了。
「嗨,強哥,敏敏!」門外傳來一把男聲。
強哥和靜敏同時望去走來的潤東。
「啊?阿東就是你男朋友啊?」強哥驚訝道。
「你們認識的?」
「你們認識的?」靜敏和潤東異口同聲地說道。
「是啊,我和強哥早就認識了啊,哈哈。」潤東說道。
「額……我也是剛剛認識。」靜敏說。
「你們怎幺會認識的?」潤東問道。
「額……前幾天校卡落在這裏了……恩,就這樣認識了。」靜敏編了個借口。
「哦。」潤東也沒怎幺懷疑。
「對了,強哥,怎幺這幾天不見堅叔了,他沒做了嗎?」潤東問。
「恩……他回最初的地方了。」強哥說。
靜敏聽到強哥這個回答,微微一笑。
「走吧,別打擾強哥了。」靜敏拉起了潤東的手。
「恩,強哥再見!」潤東揮手。
強哥目送著他們離開。
實在太戲劇了,強哥覺得。想不到靜敏的男友就是阿東。
潤東比較外向,很容易就能和人交上朋友,所以和保安打好關係也是他的習慣。
強哥知道了靜敏的男友就是潤東,自我感覺有點不厚道啊……竟然一直的性幻想對象是認識的人的女友。
……「哼。」椅子上的男人淫穢地看著推開辦公室門的女子。
這個女子紮著一束長長的馬尾,臉上沒有一點頭髮遮掩,顯得清新脫俗。柳葉般的眉毛下面,是一雙清澈有神的眼睛,奇怪的是,這雙眼睛並不友善,充滿了敵意和憤怒。微勾的鼻子下,是兩片粉嫩的小嘴唇,緊緊閉合的小嘴唇,爲毫無表情的面容增加了一分冷峻。
女子輕輕地把門關上,站在門邊盯著辦公桌後的男人。
「考慮清楚了?」張忠問。
依婷沒有說話,只是狠狠地盯著張忠。
張忠看見依婷這次進來沒有大吵大鬧,而是一副厭惡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經屈服了。張忠站了起來,背著雙手慢慢向依婷走過去。
張忠走到門邊,把門反鎖了。
但是依婷沒有任何反應,張忠更加肯定了這個結論。
「我就是喜歡你這個眼神。呵呵。」張忠淫笑了起來。
張忠抓住了依婷的右手手掌,撫摸了起來。依婷沒有作出反抗,只是咬緊了牙關忍受。但同時她的呼吸也變得快速,豐滿的胸部有節奏地起伏著。
張忠雙手抓著依婷的玉手,不停地撫摸著她的手背,同時正對著依婷的表情淫笑。
片刻,張忠的臉湊到了依婷的臉上,依婷馬上把頭轉了過去,現在張忠的臉和依婷的側面僅有叁公分之遠。張忠滿臉的油光,和依婷乾淨清爽的雪白面孔形成鮮明的對比。
「你知道嗎,從你做司儀,主持新生晚會的時候,我已經被你迷住了。」張忠貼著依婷耳朵說道。
本來一句非常浪漫的告白語,現在從張主任口中說出,傳到自己耳朵裏,依婷覺得非常惡心。
「但可惜,你太保守了,當晚你的晚禮服只露了兩個肩膀,我連你的乳溝都沒見過,連視覺都滿足不了。我多想親眼看看你這裏啊。」張忠說完,伸出食指,在依婷鼓鼓的胸部上戳了一下!
「啊!」依婷被張主任隔著衣服戳了一下乳房,大驚!她不自覺地往後一縮,退到了牆上,雙手抱肩,護著自己的胸部。隨即雙眼立刻泛起了淚光,心中脆弱那面又開始展示出來。
「真敏感,呵呵。」張忠又向依婷走了過去。
「以後不要穿這幺保守的衣服了,知道嗎?待會張主任帶你去買些新款時尚的衣服好好打扮一下,知道嗎?」張忠拉著依婷的t恤,輕衊地說道。
依婷靠在牆上,已經無路可退了,張忠兩手一起抓住了她的兩個奶子!
「啊!」依婷驚叫一聲,兩行屈辱的眼淚立刻流了下來。
張忠只是用力的抓住依婷兩個奶子,並沒有動起來,淫穢地望著依婷流淚的樣子。
依婷雙手也抓住張忠的手腕,試圖推開張忠。這種熟悉的感覺,令依婷想起了堅叔粗暴的動作,堅叔瘋狂的揉搓。但是,張主任只是抓住自己的乳房,沒有揉動,而且淫穢地望著自己被猥亵的表情,這讓自己更加難堪,感到更加羞恥。
「咯咯。」門外傳來敲門聲!
「嗎的,誰來破壞我的好事!」張忠小聲說道。
「快,把眼淚擦幹。」張忠遞給依婷一張紙巾,然後馬上坐回到辦公桌的椅子上。
張忠見依婷已經把眼淚擦幹,用眼色示意依婷去開門。
依婷打開了門,站在外面的,是阿祥。
「啊,依婷姐,你在這裏啊。」阿祥並沒有發現依婷哭過的雙眼。
「趙依婷,你先回去吧。」張忠安全起見,還是讓她先回去,在辦公室太危險了。再者,祥仔來找自己大多是私事,有外人在也不方便。
依婷瞄了阿祥一眼,蹑步走出了辦公室。


(4)
「祥仔,怎幺了?」張忠問。
「舅舅,聽說潘佳作弊了是嗎?」阿祥問道。
「是啊,被霍老師抓到了。」
「那你準備怎幺處理啊?」
「你想我怎幺處理呢?」張忠問道。
「我還是希望從輕吧,畢竟也是我朋友,我也不太相信他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啊?他可是你情敵啊?」
「情敵歸情敵啊,但是他人確實很好的,而且踏實,我不太相信他會作弊。」
「哈哈!有前途,公私分明,很好!」張忠笑道。
「這不是你教的嗎?舅舅。」
「哈哈!沒錯,好品質延續下去!至于這件事嘛,舅舅會盡量幫他的!」張忠說。
「恩。」……依婷抱著雙臂走在路上,她走得很慢。
如果細心點看,可以發現她在輕輕地顫抖。被張主任抓過的兩只奶子,還感到有空虛感,她重拾了被侵犯的感覺。她萬萬也沒想到,事情剛剛完結,又一段更加可怕的災劫降臨到自己身上。
阿祥從教學樓出來後,看見了前面慢走的依婷。
「依婷姐!」阿祥跑了過去。
依婷聽到阿祥的聲音,慢慢地把頭轉了過去。
「依婷姐,怎幺無精打采的樣子?是爲了潘佳幺?」阿祥問。
「恩……。」依婷嘴巴都沒張開,輕輕恩了一下。
「沒事的,我剛向舅舅求情了,他應該會幫潘佳的。」
「謝謝你。」依婷敷衍著阿祥。因爲她並不完全相信阿祥,她甚至懷疑,他們是一夥的。
此時依婷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張主任。
「餵。」
「來學校後門會合。」張主任說了一句就挂掉了電話。
依婷臉色又白了。
「怎幺了?」阿祥問。
「我有點事,你先回去吧。」說完依婷調頭往校園後門方向走去,望都沒有望阿祥一眼。
阿祥的心又碎了。依婷姐還是鳥都不鳥自己。
……依婷走到了後門,看見了張主任的車。她望了望周圍,發現沒有熟人,立刻過去打開車門。
「坐前面。」張忠叫道。
依婷只好打開了前門,坐到副駕駛室上。
「安全帶。」張忠又說道。
依婷扣好了安全帶。安全帶沿著依婷的右肩和雙乳之間,緊緊地貼在依婷的身體上。被安全帶壓著的衣服布料緊緊地把依婷兩個乳房的形狀勾勒了出來。
被張主任所操控産生的緊張感令依婷呼吸加快,胸部不斷起伏,兩個乳房一漲一收。依婷憂郁地望著前方斜下方,等待張主任將自己帶到不知道什幺地方去。
但是等了很久,車子依然沒有開動,依婷不禁轉頭望了望張主任怎幺回事。
依婷看到張主任的雙眼,發現他的目光一直盯著自己的胸部!一條口水都從嘴角流到下巴了!
啊!依婷心裏喊道。她立刻雙手交叉抱肩,捂住起伏的胸部。依婷低下了頭,羞恥地望著右下方,不敢再對視張主任。
在張忠眼中,此刻依婷就是一只即將吃進口中的小兔子,張忠伸出舌頭舔去自己嘴角的口水,開動了轎車。
……「怎幺了,家榮?」一個婦人對著沙發上的中年男人說道。
這個男人半頭白發,額頭眼角都有幾條不同深淺的皺紋,滿臉滄桑,仿佛奮鬥了大半輩子。他捧著一本相冊,嘴角微微上翹,溫馨地看著相冊上的照片。
「老婆,你來看看。」
「看什幺看得那幺陶醉?」婦人走了過來。
婦人看到了相冊上的一張照片。
一個穿著連衣裙的小女孩在花叢中追逐著蝴蝶。婦人看到,也甜蜜地笑了起來。
「你再看看這張。」男人說。
婦人順著男人的手指望了過去,是一張在XX高中門口照的。
相片中的女生頭束馬尾,穿著一身整潔的校服。笑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線,就像叁十的月牙,看上去陽光清純。
「時間過得真快,我們家姑娘已經讀大學了,

最近手机高清中文字幕大全